Wednesday, December 12, 2007

紀念 Pat


天氣冷了,耶誕節逼近,昨天,外面下著雨,冰點以下的氣溫卻沒讓雨水凝結成冰,路面還不至於成為滑溜溜的滑冰場。(圖為耶誕節賣場裡漂亮的ornaments)

接到以前同事MJemail,說Pat週六中風,陷入迷留,被診斷出癌症第四期,生命只剩幾天。醫院在離我家35分鐘車程的西邊「橡木地波芒醫院」。MJ還給了我病房號碼,但說明他今天會轉到安寧病房,要我去之前打個電話。

Pat是我在美國第一個正式的同事,是個義大利人,六十二歲吧?個子瘦小,老愛抽煙,每天大約要到樓外四次。剛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他老是臭著臉,有點凶的樣子,後來慢慢認識才知道他是個很剛毅的人,經過幾次大戰,當過兵,也經營過自己的事業並破產過,沒結婚也沒有孩子,到這個年紀仍然單身。一年來,他在工作上他給我很多幫助,漸漸發現他是個有愛心又熱情的人,畢竟是個義大利人!

因為個人生涯規劃,我離開了公司,但還是偶爾會回去看他們。回想起那一整年和他一起工作的記憶,依舊非常清晰。我不是個記憶好的人,經過的事情與感覺很快就忘記了,一但忘記了,就想不起來了,腦袋處理那段段人生片斷的方式從「記得」迅速轉變成「知道」。

「記得」的事情,腦子應該對事發的情境有所記載,包括當時的感覺、聲音影像,都應該能在腦中重播。對於「知道」的事情,不見得是經驗過的事情,所以往往只有很平面的記載,向讀過的書一般,只能用言語在腦中重播,沒有聲光影像,沒有色聲觸味的訊號。

我不但「知道」我曾與他同事、隔壁辦公桌,還「記得」他每天早上來到公司時走上樓的聲音,我會問他How are you, Pat?他會回問What day is today?如果是星期一,他就不會fine,如果是週五,怎麼問他都應該滿開心的。因為就要週末了!我還記得他說話的樣子,眼睛會有點凸出來,不過,倒是忘記他有沒有戴眼鏡了!@#$%。在工作上他非常認真負責,公司裡面從會計(他的主業務)到電腦電話網路裝設維修都一手包辦,最後連我的工作他也想來參一腳(還好我很樂意教他,因為我已經計畫辭職)!另外,他也非常感情用事,在我要辭職的時候,他印了他的辭職信給我當參考,裡面充滿了對老闆的愛恨交加,我懷疑有過動症的老闆根本看不完那邊長達4-5頁的辭職信,最後,我的辭職信只有三小段,我成功辭了,老闆也為我高興。他呢?則繼續留下來,果然take over我之前的工作項目,或許繼續抱怨老闆的生活。我猜,當他寫了四、五頁的辭職信的當初,應該也不是認真要辭的,他只是希望能改變老闆。可惜的是,他希望的得到的肯定與感激卻始終沒來,老闆也依舊沒改變。

我希望能寫下現在記得關於他的所有事情,雖然幾乎是不可能;我紀錄,是因為不想遺忘,腦袋裡面「垃圾回收桶」不斷將存而不用的回憶檔案清除掉,是一件很令人緊張的事情。

他曾教我基本的會計概念,曾教我哪一種高畫質電視比較好,曾教我一些微軟試算表的功能,曾告訴我離我家很近的義大利超市,更多時候,他抱怨老闆漫不經心與自己的辛勞。我很同情他,也一直站在他那邊,因為我知道老闆是個麻煩與問題製造者,不過,我更希望他能讓這些瑣事過去,不要老是心煩這些無意義的東西,領人家薪水的,何必為老闆的壞習慣這麼煩惱?但我始終沒有勸過他,因為他是個義大利人!我與他之間,還是不可否認的有著深深的文化鴻溝。從人性上,我可以了解與欣賞他,但我永遠也無法從他的角度去感受事情,永遠也無法同理那在我看來無謂的煩惱

Well. 早上打電話到醫院,想探問他的病房,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全名,我知道他的姓,但First Name我只知道簡稱Pat。尷尬之餘我報出他昨天的病房,希望從那邊查到資料,醫院客服小姐維多利亞告訴我他被轉出該房了,家屬要求訪客先聯絡家屬。從MJ那邊得到他姪子馬克的電話,打過去馬克告訴我他今早病逝了。

Pat,我祝福你在天之靈一路平安,帶著你對人事物的熱情繼續下一段旅程,雖然你不會唸中文,但是,這些訊息在電腦裡面都轉成零與一,你應該能收到!掰掰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How old is Olivia? - 小包子多大了:

baby

How old is Angelica? -- 大饅頭多大了:

babies